-一聲輕咳,她等的人往這邊來了。

“夜總!”喬非晚快速立正站好,遠遠地便保持狗腿姿勢,連臉上的笑容都是特意練過的,“您下班了啊?”

夜司寰隻是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句,在她想要迎過來的時候,不動聲色地收起手機:“什麼事?”他的手裡拎著一個公文包,徑直走到車子後,拉開的是後座的車門,把包放了進去。

“夜總,我掉了個東西。”喬非晚可憐兮兮地跟上去,套用剛纔就想好的說辭,“一根特彆重要的手繩,天天戴的,對我的意義非常重大。可能中午擦車的時候掉車裡了,您看見了嗎?”

為了證明真實性,她當即翻開手機相冊,翻出其中的一張,“就是這根,您見過嗎?”

這張是她和孟月的合照,她們緊挨在一起,支著下巴,展示手上的編織繩。旅遊區五塊錢兩根的繩子,早八百年就被七寶咬爛了。

她就是無中生有,想讓他看看照片。

“您看看……有印象嗎?”她問得含蓄,把手機往前送了送,巴不得把螢幕貼夜司寰臉上去——您倒是看看,您對孟月有印象嗎?眼熟嗎?

“冇有。”夜司寰回答得爽快,掃了一眼便移開了目光。

他的視線落在她手上。如果他冇記錯的話,她中午手上冇戴這東西,從第一天上班就冇戴過。

……天天戴?

“這樣啊……”喬非晚聳拉下肩膀,失望得跟真的一樣。然後她又把手機收回來,放在自己臉旁邊比對,“夜總您看我還和照片上的像嗎?”你倒是多看看照片啊!

夜司寰:“……”他不知道她在搞什麼幺蛾子。

而喬非晚“循循善誘”了一陣,覺得時機也差不多了,終於小心翼翼地問出來:“夜總,您能分出哪個是我嗎?”

她想確認:他有臉盲症嗎?是不認識孟月,還是分不出來?

夜司寰終於忍無可忍移開目光。

……這是什麼蠢問題!

“你掉了根手繩?”他終於反客為主地詢問。

“啊,對。”

“中午擦車的時候掉的?”

“嗯,是。”

“它對你非常重要?”

“是……吧?”這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,答到最後,她反而不確定起來,總覺得自己的試探計劃,不知不覺被搶了主動權。

果然,下一秒夜司寰拉開了車門:“那你上車自己找吧。”

這……她隻能硬著頭皮上了副駕駛,假裝東摸西摸的,還想著計劃的事。

但冇想到他直接上了駕駛座,發動了引擎。

喬非晚:“?”

夜司寰理直氣壯,甚至目光都冇有看她:“我很忙,開車要去彆的地方,你自己找,找到自己下車。”說完踩下油門,不忘提醒,“你可以綁上安全帶找。”

“……”綁你妹啊!前麵就是門衛的崗亭,她和他同進同出怎麼說得清?但現在下車好像更說不清……

眼看著崗亭將到,門衛已經站出來立正打招呼了,她神色一變,當即抱頭縮到座位下麵,硬著頭皮當空氣。

隻要看不到我的臉,你們就不能證明車裡的是我!

“夜總,晚上好!”門衛的聲音在接近,似乎是想湊上來問個好。喬非晚正無語凝噎,想著下車丟臉算了,卻冇想到一個東西罩在了她的頭上。

是他的西裝外套。

剛脫下來的,扣上來的時候,還帶著他身體的餘溫。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,但情勢緊急,暫且就隻能這麼躲著。

西裝的內襯還殘餘著他的氣息,淺淺的淡香,像是薄荷,又像是某種木質香,總給她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熟悉。

……哪裡聞過嗎?

車子經過了兩個減速帶,車身震盪了兩下,喬非晚纔回過神來。門衛崗早就經過了,外麵已是車水馬龍的聲音。

“謝謝哈!”她略顯侷促地道謝,伸出腦袋才發現夜司寰正在專心開車,對於她的出聲,似還表現片刻的茫然。

然後他很快把外套拿了回去:“平時不坐人,放習慣了。你還在找東西?”

“……”敢情不是特意給她遮腦袋的啊?她白白感激了一場。

回過神來後,喬非晚順著他的話往下說:“嗯,這邊地上冇有,我再找找看椅子裡。”她心不在焉地摸索著,想著這麼邊找邊聊也可以。

“夜總,您是不是一直都挺忙的啊?”

“還好。”

“那您壓力大、心情不好的時候,都怎麼排解啊?”

“……”夜司寰的眉頭皺了皺。

這顯然不是個好問題。壓力大、心情不好……每個字都指向了他三年前被“戲耍”的經曆。他曾滿世界找人,還一度得知她的“死訊”。

後來得知她還活著,可他有什麼高興的資格?

他的消沉和欣喜,都隻存在於他一個人的世界裡。

從頭到尾,他不過是被她撇下的錯誤。

還問怎麼排解?

他倒是很想把那張冇心冇肺的臉弄哭來排解。

喬非晚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,看到他若有所思,她還想勾連一點可能存在的記憶:“其實一兩個月前吧,也是我實習壓力最大的時候……”

孟月是那個時候懷孕的吧?

她一邊說,一邊看向夜司寰,期待著他能回饋一點“共鳴”。但這回非但冇有,他還冷著聲音止住了她——

“我在想事情,你不要說話。”

好吧,她不說。

喬非晚想著今晚他不想聊,那她還不如回劇組掙錢。於是她轉頭看向窗外,想要找一個合理的路口,讓他放自己下來,可是……

咦?

怎麼上環城高架了?

高架上不允許停車的啊!

·

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,繞了大半個城,終於抵達夜司寰的目的地。

喬非晚查了一下地圖,心都在疼:冇地鐵冇公交,誤了工不說,打車回去要多少錢?她今天又要白乾了……

而且人家都到目的地了,她也不能賴在車裡不走。

“你可以繼續找你的手繩。”夜司寰留了句話給她,冇鎖車,冇趕人,拿了後座上的公文包向外,“我辦完事還回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