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七寶找到了晶片!

喬非晚鬆了一口氣,摸了摸七寶後腦勺上乾淨的毛:“還好,你和晶片都冇丟,不然……”

她的話戛然而止,眉頭突然蹙起。

“……夜司寰,你說剛剛那個人,是為了狗來的,還是為了晶片來的?”喬非晚突然想到了這個可能性,回頭和夜司寰商量。

夜司寰像是根本不關心。

“給我看看。”他走到她旁邊,注意到她脖子上的指痕,抬起她的下頜看。

喬非晚配合地仰頭。

“你放心,我要麼是死的,要麼是活的,絕對不會是半死不活的。”她油嘴滑舌了一句,腦袋卻冇停下思考——

搶狗?

不可能啊!

狗是剛到的,況且旁人也不知道狗的作用!

搶晶片?

那就更玄乎了!

晶片和狗有什麼關聯?那時候她都不確定七寶有冇有挖到晶片!

喬非晚百思不得其解,而夜司寰也隻是默默聽著,不給她任何意見。

“你有什麼看法?”喬非晚收好了晶片,催著夜司寰發言,“我覺得這情況,除非有人傳出訊息,七寶在這邊挖晶片……”

而且聽到訊息的,還得是盼了三年訊息,時刻想得到晶片的人。

喬非晚說到這裡,感覺就要“靈機一動”。

但夜司寰卻在此時發言了——

“回去再說,先離開這裡。”

好嘛,一句話,把她剛有的想法,一下子就衝散了。

喬非晚點頭直起身,拍了拍七寶的後腦勺:“回家。”

這麼一拍,七寶便聽話地站起來,抬腳往外走。可它才直行了幾步,突然又掉轉方向,進了一旁的洗手間。

“我在想下一步怎麼辦,還得跟景叔叔商量。”喬非晚想了想,那抹懷疑終於再度成型,“……對了,剛剛景叔叔去哪裡了?”

夜司寰也跟著蹙眉。

這回,他冇來及扯開話題。

“你先回去。”夜司寰隻是說,“有什麼話,我跟他聊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喬非晚正覺得奇怪,眼角的餘光卻見七寶叼著一卷廁紙從女生洗手間出來,然後又拐進了男士洗手間。

喬非晚奇怪的點被轉移。

“七寶,你在乾嘛?”她想把七寶拉回來,往男士洗手間踏了兩步,接著,便被裡麵濃鬱新鮮的血腥味震住。

夜司寰開了燈。

然後,他們便看到——

景霆雲坐在最外麵那個隔間的馬桶上,腹部插著一把刀。因為失血過多,他整個人已處於昏迷的狀態。

“景叔叔?!救護車!”

···

半小時後,醫院。

景霆雲被推進搶救室,一切都是最混亂的狀態。

景家的家屬未到,喬非晚隻能守在搶救室門口等,方便處理簽字、聽醫生吩咐。至於繳費辦手續之類,都是夜司寰的下屬在跑。

夜司寰也冇閒著,他的電話響個不停,有一堆事要處理。

喬非晚冇打擾。

很快,搶救室裡有個醫生出來,是直衝著喬非晚的:“你是送景霆雲過來的吧?關於他的情況,方便私下聊兩句嗎?”

“可以可以。”喬非晚不疑有他,跟著醫生去了角落。

角落蹲的都是病情不理想的患者家屬,方圓十米內氣氛都很陰鬱。

喬非晚的心情也跟著不好:“醫生,是他的情況不太樂觀嗎?”

“還在搶救,樂不樂觀很難說。”醫生招招手,示意喬非晚附耳過來,一副有話要叮囑的樣子。

他神秘兮兮。

可當喬非晚屏息凝神,聽到的卻是——

“想要他安然無恙……”醫生壓低了聲音,“把晶片交出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