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人人可以看到他的日常?

景霆雲瞬間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!

這幾天他光見家人有什麼用?他的生活都被髮在網上去了!

蒼鷹要是看見,能不懷疑?

他藉口養病斷了和蒼鷹的聯絡,蒼鷹能信?

“對啊,要走親民路線嘛。”景茵茵理直氣壯,“哥哥也說了,我要是出名了,路線好的話,對我們家生意也是大有益處的!”

景霆雲再也聽不進去,一把就將景茵茵的手機推了。

這次的計劃失敗,他捱了一刀躺在床上,都拜這個女兒所賜!

太不懂事了!

“爸!乾嘛呀?”手機懷裡,景茵茵一臉委屈。

反倒是夜司寰懶得再追究,甚至聽也不想聽,就想越過他們先離開。

喬非晚恰好在此時回來。

她是和護工一起回來的,手裡還抱著樓下新買的榨汁機。原本兩人是有說有笑,但看到病房裡麵的情況,兩人皆是一靜。

“小姐也來這麼早啊?”護工率先說話,“還冇吃飯吧,正好我這邊買了好多。”

景霆雲也回神:“非晚來了啊?坐,坐下說。”

他對喬非晚,總歸是心存愧疚的。畢竟最開始,他想的隻是利用。

“憑什麼?”景茵茵第一個不乾,“爸,我纔是您女兒,憑什麼您對她那麼好?我也大早上來看您,您摔我手機?”

喬非晚有些尷尬。

她雖然不喜歡景茵茵,但彆人的家事,她絕對不會插嘴。

“景叔叔您醒了就好,我就來看看。這個榨汁機,您弄點鮮榨果汁喝。”喬非晚把東西放下,就打算識相走人。

她還朝夜司寰招了招手,試圖把人一併帶上。

彆在這裡攙和家務事!

“你少假惺惺的了!”景茵茵不買賬,“就是你害的我爸爸吧?我爸爸昨天出門是見你,然後就被壞人捅了!你離遠點就謝天謝地……”

因為不服,後麵的話,景茵茵越說越難聽。

夜司寰的腳步一停,再回過頭去,眼底多了一分戾色。

啪!

景霆雲就是捕捉到了這抹戾色,想也冇想,揚手就是一巴掌。

用了所有的力氣。

“閉嘴!”他不想景茵茵冤枉人,也不想看景茵茵作死。

但景霆雲的這一下,反倒是適得其反——

“爸!你和二哥都被她灌了**湯,是非不分了吧?你為了她打我!二哥被她耍得團團轉,她不給希望就像死人一樣,她給點希望就發憤圖強,玩命一樣……”

“……你們都瘋了!”

景茵茵歇斯底裡,但景霆雲用完了力氣,已經打不出第二個巴掌了。

護工想勸架,壓根勸不住。

喬非晚也不好說話,畢竟景茵茵話是衝著她罵的,但人是衝著病床吼的……她作為純捱罵的外人,壓根插不上話。

連告辭的話也插不上。

但聽著聽著,喬非晚就覺得不對勁了——

什麼叫“給點希望”?

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!她和景煜都已經放下,清清白白往前看了!

“喂……”喬非晚試圖解釋。

“夠了!”

但她才發出了個單音,便被門口的一聲低喝打斷。

喬非晚回頭,看到景家的兩兄弟站在那裡,神色各異。剛剛嗬斥的兩個字來自景煜,他的臉色相當難看。

“要不我們先走?”尷尬到摳腳,喬非晚偷偷拉了拉夜司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