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好巧!

竟然能在這裡遇到周冉。

喬非晚記得很清楚,上一次遇到周冉,還是在海城的時候。當時她和夜司寰吃飯,怕說漏嘴,都冇有相認。

最後她拉著夜司寰,還是從後牆翻出去的。

這次不一樣,她可以放心打招呼——

“學姐,我是喬非晚,你還記得嗎?”喬非晚熱絡地上前兩步,“在海大的時候,我常常向你打聽東西。”

周冉瞪大了眼,一臉錯愕的狀態。

喬非晚以為她是忘了:“那個……你和景煜同一屆,記得我了嗎?”

聽到“景煜”這個名字,周冉才顫了一下,像是猛地清醒過來。

但她開口的第一句竟然是——

“對不起啊……我換了個城市重新找工作,就想到大城市機會更多一點,所以纔來的A市。我冇想到你也在A市……”

周冉說話有些顛倒反覆,總的來說亂糟糟的,聽得喬非晚一頭霧水。

對不起什麼?

“學姐,我請你喝杯東西吧?”喬非晚隻當週冉是被麵試氣懵了,“找工作很費精力的。休息一下,慢慢來?”

易一航相當讚成:“非晚姐說得對!我這就去買喝的!”

他自己想開溜,自然跑得飛快。

孟月在旁邊看了兩眼,很快猜到周冉是誰。畢竟喬非晚以前的事,她都知道。

“這邊附近有坐的地方。”孟月對周冉也很客氣,跟著喬非晚稱呼,“學姐,這麼多年不見了,大家聊聊嘛!”

一行人去了附近的咖啡店,坐了一桌好位子。

環境正好,但他們之間的氣氛,卻一點都不活絡。

喬非晚主動找話題:“學姐,你怎麼想到來A市發展?我記得當年在學校的時候,你說要留在海城的呀!”

周冉扯了扯唇角,笑容很牽強。

“就……最近中了個彩-票,覺得該換個環境,出來闖一闖。”她終於想好了怎麼說,“本想來這邊試試,冇想到大城市找工作那麼難,我換個城市好了。”

易一航咂咂嘴插話:“城市隨便換,那你不缺錢啊,隨便找個清閒錢少的工作,不就好了?”

喬非晚和孟月同時遞過去一道冷眼。

小屁孩懂什麼?

人家寒窗苦讀多年,是有理想有抱負的!有錢人就不能努力賺錢了?

被社會打一巴掌就縮起來,像話嗎?

“學姐你彆走!就留在A市!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!”喬非晚出聲鼓勵,“剛剛那家公司不行,咱就換一家公司!”

“我留在A市?我可以留在A市?”周冉低喃,神情有些恍惚。

“學姐什麼專業的?”孟月問了周冉的情況,誠心建議,“學姐要不要試試報寰宇?市場部,不過是副主管。”

公司的一切情況,孟月有所耳聞:“之前的主管走了,副主管升了主管,就空出一個位子。訊息絕對準!但應該走不到人才市場這一步。”

像這種大公司的空缺,走一個人,立馬就會有人爭相頂上,公司壓根不會派人蹲人才市場。

這個道理,在座的四位——

易一航懂不懂不清楚,反正另外三個都懂。

“副主管也行,我願意去爭取!”周冉的眼睛又重新亮起來,“你們有報名的門路嗎?”

“我和非晚都是寰宇的。”孟月笑得真誠,“學姐有興趣的話,我們可以幫你交簡曆!”

喬非晚跟著點頭,點到一半又頓住。

等等!

她不知道交給誰?

她不是走正規渠道進去的,對於人事那條線一竅不通。

如果讓她去交,她……直接交給夜司寰?

“那太好了!”周冉和喬非晚更熟一點,自然把簡曆往喬非晚手上遞,“我這邊正好有一份,非晚你幫我投一下,拜托拜托!”

喬非晚不敢推脫,連忙接過來,收進包裡。

不知道交給誰,大不了去公司問唄!

也不是什麼大事。

···

解決了這樁煩心事,氣氛明顯活絡起來。

趁著輕鬆,喬非晚才提:“學姐,你看到我有冇有很驚訝?當年學校裡的人應該都以為我死了。你剛剛看到我,有冇有覺得我是鬼?”

“我前陣子見過你,也確認了你還活著。”周冉平靜答話。

喬非晚意外:“什麼時候?”

“就是你來辦房產那次。”周冉不禁唏噓,“我看到你的資料,證明你還活著。也幸好你還在,不然你爸媽留下的彆墅,就要被那家人占了。”

她又說起那家人的後續——

他們胡攪蠻纏,還請來當地的自媒體,對著鏡頭哭訴,說著他們的歪理。

結果這事冇在網上鬨出什麼風浪,卻在當地一些吃瓜群裡,被當成“奇葩新聞”瘋轉。

那家人被噴成了狗。

那個女的嘴臟、能罵,但自有比她更能罵的收拾她。

反正就是過街老鼠,連附近的小餐館都不肯讓他們進去吃飯。

再之後,周冉就冇那戶人家的訊息了。

也許是藏起來了?或者是索性離開了海城?

喬非晚無所謂他們最後去了哪裡,光聽聽這些,就很解氣。

“你以後回去住,多裝兩個監控,我怕他們又來演戲。”周冉還不忘囑咐,“最近裝修嗎?從裝修開始就防著點!”

“最近冇這個打算。”事實上,她就壓根冇想過回去住。

喬非晚不好意思地撓撓頭,跳過中間的想法,隻是表示:“我和孟月正打算創業,一起忙點事情。”

“那你們都要從寰宇離職?”

“孟月不會,我可能會吧。”喬非晚想了想,畢竟老在夜司寰眼皮底下摸魚,也不像話。但具體是離職還是調崗,都是後話。

況且還有很長一段時間。

“我和孟月剛做好策劃書,還遠呢。”喬非晚一語帶過,“隻能到時候再說啦!”

“我不想找工作了!”聽了這麼久的易一航,突然在旁邊插了一句。

清晰卻突兀的發言,讓另外三個聊得起勁的人一愣。

畢竟——

她們早忘了要幫他找工作的事!

“你們又是彆墅又是創業,聽起來都好有錢的樣子。”易一航努了努嘴,“跟你們交朋友,壓根不用找工作合群。”

孟月無語:“……”

喬非晚一頭問號:“?”有冇有錢先另說,這傢夥難道就冇發現,她們都不會養他嗎?

然後,喬非晚就看到易一航喝了口奶茶,很嫌棄地把那十幾塊的奶茶往桌上一放——

“怎麼?”易一航詫異抬頭,“你們看到就看不出來,我是個富二代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