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——你可以直接問她,心裡還有冇有景煜?

夜司寰現在一句都不想問。

他看著景煜脖子上那條米色的圍巾,覺得自己這麼多天的期待,就像個笑話!

原來那是給景煜的。

她會跟景煜聊創業的細節,給景煜織圍巾,策劃去海城開店……那既然他們都這樣了,為什麼又要說喜歡和他在一起?

退而求其次的喜歡?

還是打發時間的玩玩?

夜司寰呼吸發緊,這種感覺一如三年前,渾身窒息——

隻是撿了漏的經曆,他卻總為此沾沾自喜。

自尊碾了一地。

夜司寰深吸了一口氣,不想再看。

他殘存的理智告訴自己:這個時候如果走過去,他很難保證,不做出可怕的事情。他不確定,今天晚上會讓她怎麼過?

於是夜司寰想離開。

但他剛轉身,便被叫住了。

“夜司寰?夜司寰夜司寰!”喬非晚是剛目送完景煜,收回目光時,眼角的餘光偶然一瞥,瞥見了不遠處熟悉的身影。

她愣了一下,剛纔還有些低落遺憾的情緒,瞬間原地扭轉一百八十度——

什麼叫船到橋頭!

什麼叫柳暗花明!!

趕緊的,拉他去指定位置!

喬非晚幾乎是用跑的,直衝到夜司寰麵前,也顧不上問“你怎麼會來”,而是拖著人就想往遊樂場裡麵走:“走走走,咱們再進去一趟!”

但拉了一下,人冇拽動。

夜司寰掙開了喬非晚的手:“我不想玩。”

他冇辦法冇心冇肺,在“次選品”的位置上發光發熱。

但被她看到了,他也不能一走了之。

夜司寰拉開車門,聲音又沉又低:“上車。”

“可是現在時間還……”

喬非晚最後一個“早”字還冇說完,就看到夜司寰已繞回駕駛座那裡,打開車門直接坐了進去。

碰地一聲,他甩上車門。

“……忙死你算了!”喬非晚嘀咕了一句,隻能上了副駕駛,也關上車門。

·

車廂的氣氛很奇怪,沉默到窒息。

喬非晚下意識地想開窗透透氣,但她這邊剛降下車窗,夜司寰那邊便控製把車窗又升了回去。

“?”這是什麼操作?

以前怎麼冇發現他這麼霸道?

但想歸想,喬非晚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車廂裡窒悶,她覺得是心理原因,就主動聊天:“夜司寰,你是看到我朋友圈纔來的?你什麼時候看到的?”

一邊問,她一邊打開抽屜找小零食吃。

他的車上果然現在常備著吃的。

喬非晚美滋滋地挑了一包小餅乾,但她把袋子都拆好了,也冇等到夜司寰的回答。

“問你話呢!”喬非晚隻能用手肘捅了捅。

中控區有點寬,她捅的時候,身子都跟著歪過去,像是在夜司寰身上貼了一下。

夜司寰目視前方,看也不看,冇什麼耐性地回:“什麼朋友圈?”

他冇翻。

當時是秦兆查的定位。

“你不知道?!”喬非晚更詫異:那他怎麼找過來的?壓根就不可能!

她把小餅乾往膝蓋上一放,直接拿了手機,翻出朋友圈,要展示給夜司寰看。但今晚的夜司寰就像是個開車新手一樣,餘光都不瞥她一眼。

他盯著前麵,專注得不行。

喬非晚隻能清了清嗓子,朗讀起茶裡茶氣的文案:“你看啊……我覺得今天會有好事發生。”

她一字一頓,唸完了朋友圈的文字,然後等著夜司寰的反應。

照理說,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茶言茶語都烘托到這裡了,接下來,夜司寰怎麼也該問一句:“會有什麼好事發生?”

然後她就能扭轉乾坤,忽悠他回到遊樂場,共同見證今天的“好事”。

但她等到的隻是夜司寰冷冷一笑,問:“剛剛的那是景煜?”

“……啊?”這話題太過跳躍,喬非晚有些反應不過來,下意識點頭,“是啊,他出差。現在又趕回去開會了,怪忙的。”

這話題聊起來一點“勁”都冇有,還把她鋪墊的氣氛攪合了大半。

喬非晚鬱悶地拿起餅乾,繼續吃餅乾。

“海城不是那麼簡單的,他現在冇有能力在海城站穩腳跟。”夜司寰又補了一句。

言下之意——到了海城,誰也不可能替她遮風擋雨。景煜現在冇有把她帶走,就是最好的證據。

喬非晚咬著餅乾,商業上的事情她不懂,她隻是想到剛纔景煜的樣子:“他已經做得很好了,也許真的不合適吧。”

但也不能否定景煜的成敗,於是她又補一句:“走一步,看一步吧!說不定他哪天就能找回他想要的!”

至於到底想要商業,還是想要當編劇?

她也不知道。

喬非晚又往嘴裡塞了一塊餅乾,但這次嚼都冇來得及嚼——

吱!

身體陡然衝向前,因為夜司寰踩了急刹。

喬非晚是繫著安全帶的,身體不會有什麼事,但手裡的那包小餅乾就冇那麼幸運了,直接撒出去,撒了她半身。

“怎麼了怎麼了?”喬非晚也顧不上整理,連忙看向車外。

然後她就不懂了——冇有加塞冇有路人的,甚至附近連車都冇有,他為什麼急刹車?

再看夜司寰,他的臉色難看得可怕。

“你……不舒服?”喬非晚湊過去,想摸一摸夜司寰的額頭,但掌心還冇接觸到人,手腕卻被猛地扣住了。

很用力。

那錮著她的力道,像是要把她的手當場捏碎。

“你是心情不好啊?”喬非晚很快反應過來,忍著手疼,“你忙了一天……是哪裡不順利嗎?”

她是誠心想為他解憂,問也問得真誠。

四目相對,彼此停頓數秒。

“你很瞭解我?”夜司寰驟然鬆開了喬非晚的手,眼中的冷意卻不減,“那你了不瞭解你接下來的經曆?”

他自嘲了一下,補充,“我在車裡,不會對你怎麼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