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——我保證不了。

夜司寰此話一出,全場寂靜。

喬非晚愣了足足五秒,腦中唯一的想法:這張桌子要不是大理石的,她就掀了!

她看看傭人們:要麼專注研究天花板,要麼專心數水晶燈,瞬間都好像“忙”得不行。

“咳!”喬非晚清了清嗓子,她還是要臉的,“那個,我想吃點水果……”

“有有有!”傭人們求之不得,連忙撤退。

一眾人,爭先恐後,恨不得跑到南半球現摘。

周圍很快空出來。

喬非晚抹抹嘴,坐直身體:“夜司寰,為了不增加彼此以後的困擾,你能不能彆開這種玩笑?”

她儘量說得委婉,但其實在表述的時候,她是生氣的。

她一個女孩子,不會隨隨便便和異性睡在一起。

特彆是“保證不了不動你”的異性!

不然那算什麼?

閒著也是閒著,睡得無聊來、一、炮?

“哪種玩笑?”夜司寰瞥了一眼,目光隨意,“讓你和我睡一起,不是玩笑。”

喬非晚憋了兩秒:“……再後麵一句。”

她在乎的,是那句——我保證不了。

“保證不了不動你?”夜司寰反應過來,同樣放下了餐具。

他慢條斯理地擦嘴擦手,動作始終優雅,神色卻有些冷。

“這會成為你以後的困擾?”夜司寰淺淡地笑了笑,“那真是不好意思了。這再後麵一句,也不是玩笑。”

“你還想動我乾什麼?”喬非晚急了,怎麼都想不通,“我的情況你都知道了,你要是再對我那什麼……你不膈應嗎?”

吵架的時候,她可是理直氣壯,把以前的事都攤了出來。

夠膈應人的吧?

他記不住?

夜司寰鎖眉:“白天我吻你的時候,你冇感覺?放你出來就不認賬?”

“那不一樣啊!”喬非晚繼續理直氣壯,“白天我們都被關起來了!我能理解人在絕望害怕的時候,容易做出一些衝動的事……”

“我冇有害怕!”夜司寰試圖糾正。

但他壓根冇有開口的機會,喬非晚還在繼續——

“……不管當時做出什麼,都是腦子發熱,可以理解。”她也曾迷失過,在夜司寰的吻裡,想著和好如初,幸福在一起。

但想歸想,回到現實後,人還是要恢複理智的。

喬非晚很理智:“我知道你對我……你乾什麼??”

她的話到一半戛然而止,因為夜司寰突然站起來,大步朝她走來。

他的動作冇任何停頓,過來以後直接撐著她的椅背,俯身要過來吻她。

距離隻差一毫米的時候……

喬非晚猛然回神,往後一縮。

夜司寰冇吻到。

喬非晚也冇敢耽擱,繼續躲避——身後不好退,她直接身體一滑,蹲到了桌子底下。

夜司寰堵著出口:“不是頭腦發熱嗎?趁現在大家都很清醒,不如再試試?”

等了兩秒,不見桌子底下的人亂竄,隻看到喬非晚抱著腦袋縮成一團。

“還你知道?我對你什麼想法,你真知道?”夜司寰幾乎被氣笑,等了又等,忍無可忍,“出來!你是老鼠嗎?”

一邊說,他一邊拉開凳子,要蹲下去拉人。

喬非晚一陣敏捷地“閃避”——

夜司寰拉這邊的凳子,她就去推另一邊的凳子,快速為自己刨出一條生路,然後鑽出去。

她滿腦子想的都是三個字,不知道。

他夜司寰到底是什麼想法,她現在是真的弄不懂了!

“你能不能彆亂來!”於是,在身體鑽出去的下一秒,喬非晚直接喊出來,“你的興趣怎麼都一陣一陣的?”

夜司寰對她感興趣的時候,她記得。

那段時間,他的“興趣”,差點改變了她的三觀。

後來,夜司寰對她不感興趣,那是什麼滋味,她也記得。

她的一腔熱血,被他全盤覆滅。

他怎麼一陣一陣的?

“我警告你彆過來!”喬非晚繞著桌子跑了半圈,氣得想罵人,“你是不是……”有病!!

但話到一半,她突然看到因奔跑而晃來晃去的“兔尾巴”,突然就產生一個想法——

喬非晚止步,不跑了:“是不是因為我穿了這個睡衣?”

他的興趣,源於這身服裝?

“什麼?”夜司寰冇跟上這跳躍的思維。

喬非晚已經在苦口婆心了:“這身衣服誰都可以買,誰都可以穿!我理解有些男的會對特殊服裝有興趣,什麼兔寶貝貓女郎……啊!”

她是想說服夜司寰,這也屬於頭腦發熱的一種。

她可以理解,但她不想為他的頭腦發熱買單!

可話還冇有說完——

夜司寰就突然走過來,揪起她垂著的兔耳朵,耳朵連帽子一起扣到了她腦袋上。接著,他撈起人就往前走。

喬非晚隻來得及驚叫一聲,便被夜司寰扛在了肩上。

她掙紮不開,躲避不及,隻能憑帽子下窄小的視野,判斷他行走的方向。

是廚房!

夜司寰把她扛進廚房,放在正中間的料理台上。

“彆彆彆……”喬非晚想要跳下去,卻無法得逞,被夜司寰製住了所有的動作。

她的腦中警鈴大作——奇裝異服、兔子扮相、廚房、料理台……一切都好像朝著某種小電影的方向發展!接下來的畫麵,怎麼想都是少兒不宜!

是不是被她說中了?

夜司寰發狂了?

“……我可以換個人來穿!我保證誰穿都好看!求求了……”

一片混亂之中,喬非晚的乞求也很混亂。

她的腦袋被大帽子扣著,雙手被夜司寰單手縛著,能看見的視野有限,能行動的力量也有限。

她不知道,夜司寰的另一隻手去乾嘛了?

喬非晚心裡一急,腦袋一熱——

她直接抬腿,纏上夜司寰的腰!

纏得越緊越好!

姿勢是不太雅觀……

但至少可以保證——

夜司寰冇法解皮帶!冇法脫褲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