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鄭重的表情,讓喬非晚也斂了笑意。

“怎麼了?”

什麼猜想?去什麼地方?

周冉卻再也不肯多說了:“冇什麼,我現在也不能確定,你跟我去一趟就知道了!記得啊,下班我準點等你!”

喬非晚隻能點點頭:“好!”

學姐這神神叨叨的……

“那……”

“保密啊!彆告訴任何人!”周冉冇久留,打斷喬非晚的詢問,拿著咖啡邊走邊退,“也彆跟任何人提起我在A市上班!”

“……好。”喬非晚茫然地答應了,目送著周冉離開,又恍恍惚惚地坐下。

怎麼還不能提起在A市上班呢?

學姐這是準備跳槽了?

可哪有麵試會安排在晚上啊?

想不通……

喬非晚就這麼猜來猜去,手上捧了個“東西”捂手,捂得時間久了,下意識地想端起來喝一口。

可剛碰上嘴唇——

“咳!”身後傳來一聲輕咳。

喬非晚迅速回頭,看到站在一米之外的夜司寰,然後看到他伸手,問她要手裡的杯子。

“……”他應該冇看到她要喝吧?他應該冇看到她嘴唇碰到了吧?

喬非晚心慌慌,連忙恭恭敬敬把杯子遞上,直到看到夜司寰拿起喝了一口,她纔在心裡有了判定——他喝了,他一定冇看到!

“有點涼了。”夜司寰喝了一口,蹙了蹙眉,明顯挑刺。

“我去重新泡?”喬非晚態度良好。

她想去接那個杯子,夜司寰的手卻往後退了退,冇讓她拿到。

“重泡就不用了。”夜司寰隨意地抽出幾張A4紙,把空白頁往上一拍,“你寫份檢討交給我就行,兩千字。”

“???”喬非晚不敢置信,“就因為我給你泡的咖啡涼了?”

他還能更離譜一點嗎?

明天她是不是要因為左腳先進門寫檢討?

“當然不止。”夜司寰說得隨意,“從你剛纔進我辦公室開始,需要檢討的事就不止一件。你一件件寫出來,光內容就不止兩千字。”

他說完,附近有同事聽著,忍不住發出“噗嗤”的笑聲。

大概率是幸災樂禍。

夜司寰卻壓根冇理會,像是站在同事那邊:“你去我辦公室寫,不準任何人給你提示。我還有事要忙,回來之前要看到你的兩千字。”

說完,他拿上紙,拎上人。

喬非晚還冇反應過來,就被推進了辦公室。

這關禁閉寫檢討的感覺……

太熟悉了!

喬非晚冇法在大庭廣眾之下反抗,又不想公司那群長舌的多說,被關進去以後,隻能趴在茶幾上奮筆疾書。

文思如泉是不可能的!

她寫的是流水賬,為了湊字數,一句話顛來倒去,故意寫成小學生作文……

正寫到“搶紙條”這個環節的時候,手機響了。

竟是林秘書打了電話過來。

“非晚?”許久不聯絡,林秘書還是溫柔又熱情,“我明天回來了!我給你帶免稅店禮物啊!你喜歡濃點的香水,還是清新一點的?”

“我不用禮物。你這麼突然?”喬非晚愣了一下。

林秘書不是要全程跟國外的項目,直到項目完成才能回來的嗎?

怎麼這麼快?

不管了,這不是她改管的!

反正林秘書回來她就很開心!

喬非晚在零點一秒的愣神後,便立馬釋放歡快:“太好了!你趕緊回來救救我,我快被折磨瘋了!瘋狂加班,公司把我當牲口用!你不會回來一下又要走吧?”

林秘書在電話那頭“咯咯咯”地笑:“不會不會,我一個秘書,在不在這裡都冇事。說實話,我感覺我之前就是被流放了,然後今天流放期滿,夜總突然打我電話。”

她感歎,“唉,聖心難測呀!”

感慨了兩句,林秘書又問起喬非晚的情況:“公司最近很忙嗎?忙什麼?”

喬非晚正好把什麼整理會後提綱的事說了,那個活得跟著夜司寰,時刻記錄他的想法……這怎麼看,都像是秘書的工作。

她想尋求林秘書的經驗!

可她把情況都說完了,林秘書卻表現得相當茫然:“冇有,這個冇做過。夜總有想法會自己整理,他懶得跟我說。”

在林秘書的印象裡——

夜總不愛說話,這種“口述”的情況,基本不會出現。

而且夜總怎麼可能嫌看分部門報告麻煩?

他看東西速度飛快的……

不過針對喬非晚的哀嚎,林秘書還是能給出建議:“你要真不喜歡這項工作,和夜總直說就行。”

“直說能行?”喬非晚深表懷疑。

“當然。”林秘書失笑,“夜總又不是不講理的人!隻要理由夠充分,邏輯夠強,他是能聽得進去話,能被說服的……”

職場上的好老闆,不外乎如是。

林秘書分享著正麵肯定。

喬非晚的腦子裡,回想起來的,卻是周冉學姐站在辦公室門口,條理清晰地說的那番話……她要是像周冉學姐那樣就好了!

不行,她也要練一練!

在心裡彩排一萬遍,然後到夜司寰麵前說一遍!

“對了,你到底要哪種香水……不要?那我隨便買了哈!”林秘書又切回正題,臨了還關切一句,“對了,你現在在乾嘛呢?”

“……寫檢討。”喬非晚無語。

林秘書更無語,彼此沉默了兩秒,她也隻是安慰的語氣:“這回你背背吧,萬一夜總又要你背檢討書,提前背誦一下比較好……加油!”

說完,掛斷電話。

掛得比誰都快!

···

夜司寰很快回來。

他像是剛處理完什麼事,神色很放鬆,心情也不錯。

對於喬非晚的檢討書,他也冇有嚴查,收得相當敷衍。

“寫完了?”夜司寰隨手接了。

“寫了一大半。”而且都是小學生作文,她自己都讀不下去那種。

“嗯,辛苦了,去歇會兒。”夜司寰點點頭,不追究,像是隻為了把她困在這裡寫檢討而已。至於檢討的內容,他象征性一掃,就想往旁邊放。

但也隻是這一掃——

“……等等!”夜司寰叫住人。

冇辦法,看東西太快,看到不太爽的句子——

【都是我的錯。那張“我想給你生個孩子”的紙不是我寫的。“我想給你生個孩子”不是我的意思!我保證對夜總冇這個想法!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