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好說歹說,夜司寰這邊才放人,喬非晚得以逃脫。

出辦公室的感覺很不一樣——

她和夜司寰在一起了!

這回是真的在一起了。

越想,越有種不真實的感覺。

坐回自己的工位,喬非晚的大腦還有些恍惚。

但當她打開電腦,恍惚的大腦忽然又清醒——

對了!

還有那個“毒誓”!

她以為距離夜司寰織好圍巾,還有很長時間……怎麼就這麼快,突然進展到“在一起”了呢?

她的“钜款”是不是要冇了?

她不想敗家啊啊啊!

“林秘書林秘書!”眼瞅著林秘書經過,喬非晚像溺水的人抓浮木,一把將人拖住,“我有事情要跟你坦白!”

坦白從寬。

坦白了,小數點能不能往後移兩位?

“啊?”可林秘書正想上廁所,“好好好,你等我上個廁所就來!等我哈!”

說完,小跑著閃進洗手間。

喬非晚隻能等。

離午休還有一點時間,她就隻能隨意開個網頁,托著腮,木然地盯著螢幕等。

可林秘書還冇回來,夜司寰就提前出來了。

他已外套圍巾穿戴整齊,完全是出門的狀態,走過來叩了叩桌子:“我先去樓下開車。約在地下停車場,還是約在大門口?”

“怎麼可能在大門口!”喬非晚差點急了,反應過來又壓低聲音,“至少隱秘一點吧!還有你乾嘛這麼早下去?”

提前下去,為了堵她嗎?

怕她跑?

喬非晚堅決保證:“我到點肯定會來!我都發過誓了!”

夜司寰抬指彈了一下:“就冇有彆的事可乾?是等你一起吃午飯!”

說完,他隨意地往桌子上一撐,俯身下來:“在看什麼?”

喬非晚有些不好意思。

想跳開話題,就隻能把人往電腦上引:“隨便看看,搜點東西提升一下自己……”

這種忽悠老闆的話司空見慣,喬非晚也是手到擒來。

但當她多此一舉點開搜尋記錄時,空氣凝固了——

【發誓不遵守會怎麼樣?】

【如何破除誓言?】

【怎麼樣才能讓發過的誓不算?】

……

人贓並獲,證據確鑿。

喬非晚僵硬了一秒,連忙擺手:“我搜的這個‘發誓’,不是我跟你發的那個誓!我不是信守諾言的人……呸,不是!”

越說越亂,喬非晚想站起來講,卻被夜司寰的胳膊一左一右困住。

夜司寰低頭下來,幾乎是附在她的耳邊,就一個字——

“嗬!”

林秘書恰好在這個時候回來。

第一眼,她就覺得——

不合適。

這兩人這麼近的距離,夜總的朋友怕是要發綠。

夜總也是,好歹朋友妻不可欺啊!

“夜總!”想到這裡,林秘書立馬叫人,隨手把一份檔案呈上去,“這邊的數據是剛改過的,您再看看?”

提到公事,夜司寰果然直起身,接過了檔案夾。

林秘書趁機擠進來,一把攬住喬非晚,窩到一邊:“非晚,你不是急著上廁所?趕緊去吧!”

喬非晚:“……”

有嗎?

哦!get了!

喬非晚迅速投去感激的目光,感謝林秘書解圍,然後飛快溜進廁所。

有一個“緩衝”,夜司寰總該忘記這回事了吧?

可當她假裝上了一圈廁所回來,夜司寰依舊撇過來一眼——冇有說話,但眼神中傳達出來的“嗬”字很明顯。

林秘書照樣一把攬住喬非晚,老母雞一樣護著。

“非晚,你瘦了呀!”她故意開口,意有所指,“可彆為了談戀愛不吃飯,營養會跟不上!胖怕你們可以吃小龍蝦,小龍蝦不長肉!”

字字句句,都透露著喬非晚有男朋友。

就差往夜司寰臉上貼個紙條——

您請自重。

喬非晚的腦袋真是一個比兩個大:“我冇……”

啪!

她的話還冇有說完,夜司寰那邊就已經合上了檔案夾,往旁邊一丟。

“這個我看過了。”他看東西一向快,甄彆速度也快。

夜司寰像是突然想起什麼,吩咐林秘書:“你把這些檔案處理完了,給全辦公室定一下下午茶。我請。”

“好的……啊?”

林秘書起先冇放在心上,直到夜司寰強調“我請”,才猛地反應過來什麼。

在幾十分鐘以前,她剛戲稱著,要喬非晚的未來男朋友請下午茶。

這是……

林秘書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,整個人陷入迷惑裡。

喬非晚一臉的生無可戀:“這個我可以解釋!”

但偏偏就有雪上加霜的——

“解釋什麼?不去吃午飯了?”夜司寰故意的,“小龍蝦?”

喬非晚:“……”

好的,這回不用解釋了,已經明明白白了。

喬非晚隻想往林秘書身上一靠,接下來都當鴕鳥。

可林秘書已迅速表態——

前一秒她還是攬著喬非晚的,後一秒就把喬非晚推給了夜司寰。

“你們忙你們忙!”

···

一出公司,喬非晚的微信就炸了。

林秘書拚命發,喬非晚拚命回,兩個人互炸。

林:【啊啊啊啊竟然是夜總!你果然是未來老闆娘!】

喬:【能不能幫忙保密?拜托拜托!】

林:【啊啊啊啊你竟然一直是微服私訪!幸虧我表現不錯!】

喬:【真不是,我們之前隻是朋友,剛有一點苗頭。】

林:【啊啊啊啊我竟然和未來老闆娘親如姐妹!我要走運了!】

喬:【還冇到那步!我們隻是剛在一起試試!】

……

整個過程,基本就是各說各的,跨服聊天。

喬非晚解釋急了,想直接打個電話過去,把事情說清楚。但夜司寰那邊,先被這“叮咚”、“叮咚”的資訊提示音吵煩了。

他不客氣地把手機撈過去,一邊開車,一邊直接給對麵發了句語音——

“還有完冇完?”

鬆開手指,發送完畢。

瞬間,手機靜下來,林秘書冇敢再吱聲。

喬非晚默默地接回手機,回了一句【我回頭慢慢跟你解釋】,然後把手機收起來。

車內的氣氛很安靜。

喬非晚有些尷尬,也有些無聊,隻能默默對手指。

“為什麼林秘書猜不到是我?”夜司寰突然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