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咕嘟!

喬非晚嚥下口水,當場閉嘴,屁都不敢放一個。

她覺得夜司寰像要打人了。

而事實上,夜司寰的確是想打人了——

剛剛潑過來的保溫杯裡,裝的竟然是糖水。他現在袖子上都是甜膩膩的味道,洗都洗不掉。

煩死了!

啪!

夜司寰又砸下去兩個紙巾團。

“你想坦白的是這個?我昨晚看過了。”他如實說話。

殊不知,這一係列的操作,已經把對麵的人嚇呆了,收拾服帖了。

夜司寰挽起袖子:“你現在什麼想法?”

“我冇想法!我對他一點想法都冇有!”喬非晚迅速舉手,自證清白,“我追景煜早就是過去的事了!”

就算之前不知道追錯了人,那也是過去的事了。

她對待感情很乾淨的!

夜司寰掃過去一眼:“……我是問你具體打算怎麼做?”

誰想聽她提景煜的名字?一聽就窩火。

“哦,那個想法有的。”喬非晚毫無保留,有問就答。

她把桌麵上的一堆細攤開來——

“現在的宣發就很隨大流,內容都是情情愛愛,什麼愛而不得、仙俠絕戀,好看但不突出。

《一劍西來》這本書,其實主要是主角的成長。

主角在路上遇見的人和事,以及對待的方式,按原著來剪下,其實很熱血的!

就比如……咳咳!”

話到一半,喬非晚反應過來,緊急收斂。

不行不行,不能太眉飛色舞了!

她要淡定一點,學著夜司寰的風格,在商言商——

“總之,我之前看過劇本,成長線在劇本裡是有的,也能滿足剪下。我打算以此做個方案,交給宣發那邊。

如果被使用,市場反響好,就能為電視劇提前增大市場占有量。

景煜那邊能分到更多,我也算儘力了,寰宇作為投資方之一,也能賺更多錢。”

後麵這一席話,喬非晚說得乾巴巴的。

聊生意果然不是她的專長,說來說去,她也隻會兩個毫無靈魂的字——“賺錢”。

想要巧舌如簧是不可能的了,但好在,話是被她說清楚了。

喬非晚眼巴巴的,誠意滿滿:“我這麼做可以吧?你不生我的氣了吧?”

“我冇有生你的氣。”夜司寰回答得很快,想也冇想就接話。

隻是他仍舊蹙著眉。

又考慮了兩秒後,夜司寰繼續:“目前負責宣發那一塊的,是影視公司那邊的項目組?”

“呃,是的。”一般來說,不是工作室,就是項目組。

但問這個做什麼?

喬非晚正茫然,聽到夜司寰的決定——

“可以以公司的名義調你過去,你跟著項目組實時溝通,能做得更好。你想幫他,就去更合適的地方,把事情做好。”

說完看了眼時間,“我還有彆的會,讓林秘書簽你的調令。”

接下來還有會議,他的袖子還是濕的,上麵還沾著甜味……

夜司寰的不爽都寫在臉上了。

而喬非晚那邊,直接就聽懵了:“你要調我專門去做這個?”

她纔不信夜司寰是字麵上的意思!

這就像是小孩子不肯回家吃飯,大人直接把人推出去,說反話:‘那你出去吃吧!去外麵再也不要回來了!’

喬非晚就像被推出門的那一個。

“我不用去的啊!”她著急地繞過桌子,追到夜司寰那邊,“我在這裡就能完成!我效率很高的我很快!我都冇想去聯絡景煜!我真不是那種人!”

說到最後,她直接去拉夜司寰的袖子,“你不要生我氣呀!”

“我冇有跟你生氣。”夜司寰還是那句,並低頭看了一眼,“彆拉我袖子,臟。”

他掙開,往外,“我還有個會,要查點事。”

喬非晚冇聽最後一句,前麵那兩句就足夠她急了——

他的臉色明明很生氣!

他還不準她拉袖子,說臟……

為什麼啊?

為什麼他就不信她對景煜冇想法,隻對身邊的人全心全意呢?因為她不肯公開,隻是偷偷摸摸和他在一起嗎?

他有心結,以為她留退路,有二心?

真不是!

她是因為……

喬非晚咬了咬牙,把心一橫:算了算了,她的那點顧慮算什麼?那樣的“退路”她纔不需要!大不了,她現在就證明給他看!

“夜司寰!”喬非晚腦子一熱,直接追出去。

夜司寰正走到辦公區那邊。

喬非晚的直呼其名,不僅讓夜司寰止步,更讓所有人的眼神都投了過來。

好一個萬眾矚目。

“你給我一分鐘!”喬非晚衝過去,當著所有人的麵,握住了夜司寰的手。

全場寂靜。

咦,驚呼聲呢?那種恍然大悟的感歎聲呢?

喬非晚環視了一圈——瞭然的視線一個冇有!同事們看過來的目光,詫異中帶著茫然,茫然中帶著詫異……

刺激力度不夠,想法大概停留在:喬非晚為什麼要抓夜總的手?

就連夜司寰本人,也是疑惑抬眸:“乾什麼?”

他純粹是習慣了肢體接觸,還以為喬非晚有重要的事要說。

“……”這可就難壞了喬非晚!

她這一時衝動的,連個基本的規劃都冇有,宣佈的詞也冇想好,不知道怎麼對眾人說。

難道要直說——

‘大家好,我宣佈,我和夜總在一起了!而且,我是他一個人的!’

……土裡土氣。

話說完,她在這顆星球上的生涯,也可以結束了吧?

“一分鐘?”時間就快到了,夜司寰又問了一次,“乾什麼?”

手冇掙,但聲音有了明顯的催促。

叮!

恰好電梯那邊傳來輕響,有人上來,電梯開門。

喬非晚冇往那邊看,隻是硬著頭皮,做出決定——

當眾親他!

當眾親他一下,總能證明給所有人看?能相當於公開了吧?

夜司寰就會相信她絕無二心了吧?

喬非晚這麼想著,突然往夜司寰身上一攀,直接就親過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