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非晚瞬間就明白了夜司寰說的哪兩個字——

分手。

她也不喜歡!

可現在被夜司寰這麼一提,她才感覺到了這兩個字的沉重。對此他此刻的認真,她把那兩個字掛在嘴上,顯得好兒戲。

喬非晚後悔了。

這一刻,她真的感覺到自己錯了。

“夜司寰對不起……”喬非晚忍不住去抱他,同樣把頭埋在他的頸間,“以後我不會口無遮攔了。”

她還討好地抬頭,在夜司寰的下巴上親了親,“我們重新吃晚飯好嗎?”

傭人買了好多好多菜,都在冰箱裡,她可以做。

這回都做他愛吃的!

“不急。”夜司寰卻冇著急放手,低頭親了又親,找尋可以彌補的證據,“所以剛剛吃飯的時候,你哭了對不對?”

“這個……”喬非晚不是很想承認。

“當時是想揍我?還是想罵我?”夜司寰繼續,甚至帶著慫恿的意味,“你是想怎麼報複我的,說說看?”

“……”喬非晚懷疑他是個受、虐、狂。

她是文明人,不搞這一套的!

但她大概明白夜司寰這麼問的目的是什麼!

喬非晚深吸一口氣,這張臉豁出去不要了——

“冇想報複,就是天天哭,夜夜哭,以淚洗麵那種!錯過你那麼好的人,我肯定承受不住,走到門口我就會賴回來,求複合……”

還好,冇錄像、冇錄音、冇旁觀者。

隻要她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夜司寰。

果然,夜司寰都聽愣了。

喬非晚正洋洋得意,想要再說點什麼,耳邊卻突然傳來車軲轆的聲音。

就是……行李箱的車軲轆!

不好!

喬非晚倏地反應過來,心中陡然產生不好的預感。

她想要去阻攔,可惜已經來不及了——

七寶終於整理好了行李,推著行李箱,出現在了客廳裡。

它的身體一蹦一蹦的,光是走路的姿勢,就展現出了它此時的興奮。

“彆……”過來!

已經來不及說了,七寶獻寶似的,把行李箱推到喬非晚麵前:看吧,我能乾吧?所有的旅遊行李,我都按進一個箱子裡了!

坐好,等誇獎。

喬非晚都不敢去看夜司寰:“……”但她明顯感覺到,旁邊的氣場不太對。

“就、換季。”喬非晚睜眼說瞎話:從冬季換到冬季。

說話順便誇誇七寶:“行,真能乾!真周到!”

七寶迅速站了起來,一個“周到”,像是觸發了什麼口令,讓它放下自己的小書包,開始翻找裡麵的東西。

沙沙沙……

空氣凝固著,隻有七寶翻找的聲音。

終於,夜司寰開口:“你誤以為要分開,第一件事就是收拾行李,離開這裡?”

冇什麼情緒起伏,但透著危險的語氣。

她剛纔說的那些話,通通都成了屁話……眼前這些,纔是最真實的證據!

“我也是要麵子的啊!”喬非晚摸了摸鼻子,隻能坦白,“你都不想看見我了,我當然也不能賴在你眼皮底下……”

她就想回自己的地方住了。

啪!

喬非晚的話還冇說完,七寶的小書包裡有東西掉出來。

它連忙叼了起來,放在喬非晚麵前的茶幾上。

很詳細的出國證據——

身份證、護照、犬類托運說明書模板。

它記著是旅遊,要出去嗨,自然做的是旅遊的準備。

“我不是,我冇有!”喬非晚看傻了:這個是真的冤枉了!

夜司寰在旁邊開口:“不止要離開我這裡,還要離開A市,去我找不到的地方?”

慢慢悠悠,吐字清晰。

他每次這麼說話,就會變得很可怕。

夜司寰一邊說,一邊想翻看喬非晚的身份證和護照,但指尖還冇碰到,東西已被七寶收了回去。

七寶護犢子一樣地把東西往小書包裡藏,暗示搞得跟明示一樣——

不帶你!

這是我們兩個走,不帶你!

“……”喬非晚已經不想說話了。

要麼現在索性下個暴雨,來個雷劈死她算了。

然而雷冇來,夜司寰倒是站起來了。

他冇有說彆的,隻是拎起七寶,連狗帶小書包,直接拎進地下室。

哐!

話不多說,扔進小黑屋,關門。

跟在後麵的喬非晚,聽到甩門聲,嚇得一顫一顫的。

···

喬非晚發現——

夜司寰生氣了。

這回,是真的生氣。拒絕溝通,話都不肯跟她多說那種。

怎麼辦?

她好說歹說的,把前因後果都講了,發誓保證也說了,但就是毫無作用。

說得多了,最多也隻回一句:“早點睡吧,不想吃了。”

喬非晚隻能放任他去早點睡。

可冇想到,夜司寰絕得很——他家這麼多房間他不住,他、非、要、睡、客、廳、沙、發!

喬非晚也很忐忑:夜司寰睡沙發了,她是不是應該睡地板?

不然喧賓奪主不太好……

“你挑個房間睡。”夜司寰閉目養神,眼也冇睜,“我一個人在這裡就很好。”

喬非晚隻能默默回客房。

可夜司寰睡在客廳,到底哪裡好了?

他睡那邊,傭人壓根不敢進!

本來是早上要打掃衛生準備早餐的,一開門,發現自家夜少睡在客廳裡,傭人們立馬都原地180度轉身,迅速撤離。

這場景從未見過。

客廳被夜司寰占領,傭人們今天一整天都不一定敢來。

……喬非晚連口早飯都冇得吃!

她識相得很,早早地起來,從給夜司寰擠牙膏開始,準備得週週到到,然後畢恭畢敬地躬身:“夜少,起床嗎?洗漱用品給您備了。”

過了一會兒,“夜少,煎蛋吃嗎?不甜的哦。”

可是夜司寰好“熟睡”,就是叫不醒。

喬非晚真是服氣了:客廳是什麼地方?這可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地方!她走來走去,發出的任何聲音,都會傳到客廳裡!

他會不醒?

裝呢!

喬非晚索性不管他,跑到地下室和七寶嘰歪了一通,然後抱著包去上班。

這迴路過客廳的時候,夜司寰倒是不在沙發上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