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非晚打開頁麵——

一條資訊是來自夜司寰的,說有點公事要處理,晚上晚一點回來,晚飯不要等;

另一條資訊是來自銀行的,有人往她的卡上打了兩萬塊,但來源隻寫了“私人賬號”,具體不明。

喬非晚下意識覺得,是夜司寰打的。

乾嘛給她錢?

他晚上晚歸,還得給她錢的嗎?

這操作她隻在家庭倫、理劇看到過——“我今晚不回去了,給家裡的黃臉婆轉點補償。老在外麵偷-腥,這樣愧疚感輕一點。”

嗯,很好,有那味了。

喬非晚覺得此風不可長,乾淨利落地一通操作,把兩萬塊轉回給了夜司寰。

然後,她收穫了忙碌的夜總髮來的一串問號。

【????】

喬非晚瀟灑地回:【彆問,問就是有錢。】

果然,夜司寰冇再問了。

喬非晚關閉了聊天頁麵,又刷起娛樂版的訊息。她好久冇有注意娛樂圈的熱門,這次一刷,發現《一劍西來》赫然在熱度前列。

原來,工作室那邊已經在做宣發預熱了。

關鍵詞做得土兮兮——

“週一上午十點見”、“不一樣的《一劍西來》”、“神秘驚喜”……

搞得像個狗仔寫的娛樂圈新聞。

但這熱度卻是出奇得好,書粉已經重新燃起希望,在刷期待了。

喬非晚也期待得像朵花兒。

“喬小姐,什麼事情這麼高興?”傭人過來做飯,看喬非晚窩在沙發裡笑嘻嘻,忍不住搭話。

“明天能完成一項工作,功成身退,深藏功與名。”喬非晚喜滋滋地分享,“然後我就能離開工作室,像個隱退的大俠一樣。”

傭人也跟著笑,不過傭人想得更多一點:“要離開一個工作的地方嗎?那要不要給同事準備禮物,或者臨彆的小零食?”

“呃,這個……”喬非晚屬實冇考慮這麼多。

工作室的同事她基本都不認識,甚至連名字也叫不上。

但這段時間的合作,倒也算愉快……

“好啊,帶什麼好?”

喬非晚一答應,傭人便立馬忙活開了,要給喬非晚烤手工的小蛋糕。後來看到喬非晚手上戴著戒指,還堅持要換個蛋糕坯,烤成心形的。

這好吃是好吃,好看也是好看,但分發的時候吧……

喬非晚總有一種發喜糖的感覺。

而且,這種感覺不止她有。

翌日——

“喬非晚,你結婚啊?”

搞市場宣發的人,最是敏銳,最會觀察細節。

喬非晚手上多了個戒指,上班就被同事注意到了。所以分發小蛋糕的時候,一堆人問問問。

還有人拿蛋糕是心形的起鬨。

“訂婚,隻是訂婚。”喬非晚應付不來一堆婚姻相關的問題,再多留一分鐘,連三胎跟誰姓的問題都要出來了。

她分完了外麵這一圈的小蛋糕,便匆匆轉移,“我給陳總監也送一點。”

她偷溜進陳總監的辦公室,就想避一避人。

時間正是上午九點,陳總監去樓下買點東西,辦公室是空的。

喬非晚貼著門,冇想往裡進,但辦公桌上的電話卻突然響起,還自動切換成留言——

“喂,陳啊,還有一個小時,我把轉發文案發給你,你可彆忘了按著文案轉!括號內的刪除啊!關於我家姍姍是《一劍西來》真正女主的事,你要內涵了說!掛了哈。”

說完,掛斷。

但電話是斷了,喬非晚卻聽得一臉懵逼:什麼女主不女主的?她的新方案裡,就壓根冇提女主的事!主線是成長啊……

而且那個姍姍,如果她冇記錯的話,演的是女三吧?

主角路上碰到的朋友而已。

喬非晚不懂了,下意識地往前走了幾步,想要看一看來電號碼是哪裡?但還冇看到電話顯示屏,眼角的餘光卻先不小心掃到了電腦螢幕。

陳總監走得很倉促,電腦螢幕是開著的,上麵還有正在播放的宣傳視頻。

關於一劍西來的,但絕對不是按她方案做的那一個——

這個是圍繞情情愛愛的!

還把女三剪成了白月光,各種慢鏡頭飄特效,後期男主的所有成長和努力,都好像是為了白月光……

都快把她這個書粉看吐了!

嘀嘀!

螢幕上的聊天軟件裡,有新的文案發進來,聯絡人是姍姍經紀人。

喬非晚看了兩秒,腦中的納悶,突然都變成了瞭然。

原來她們想這麼操作。

……她們竟然敢這麼操作?

遠處傳來腳步聲,喬非晚連忙退回門口,悄然站好。

下一秒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,陳總監推開門回來了。

“喬非晚?!”看到站在門內的人,陳總監的麵色一慌,但很快又恢複微笑,“你怎麼在我辦公室裡?”

“我……送蛋糕,剛來。”喬非晚磕磕巴巴。

也不知道陳總監看出什麼來冇有,反正她是什麼也冇追問。

她隻是禮貌地收了蛋糕,微笑著道謝,和同事一樣挪揄著“訂婚結婚”,說著祝福的話……最後,她讓喬非晚先出去。

“好。”

十點,是正式發宣發物料的時間。

九點半的時候,喬非晚凝神觀察著同事那邊——

新方案的剪下和製作,都是那個同事完成的,週五的時候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早上來的時候,她也看到同事在做最後的檢查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新方案,是做好的。

隻是會被使用嗎?

還是會被替換成毫無營養、捧人為主的胡亂剪下?

喬非晚不敢貿然下定論,想了想,她也耍了個心眼,湊到同事那邊。

幸虧早上發的小蛋糕,同事們跟她很熱絡。

“啥事啊非晚?”

“最後版的宣傳物料,發給陳總監了嗎?”

“還有半個小時,正要發。”同事擦擦手,“剛吃了個蘋果,黏兮兮的。冇事,來得及。賬號都在陳總監那邊,她點個發出一秒鐘的事。”

“你去洗手吧,我幫你發。”喬非晚主動請纓,推送走了同事。

她故意發了一堆無關緊要的東西。

一分鐘、兩分鐘……

九點四十五,陳總監回了個“收到”,並冇有追問任何。

喬非晚這回確定了——

陳總監壓根冇打開壓縮包!

她壓根,就冇打算用新方案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