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種情況,喬非晚還未遇到過。

工作上最勾心鬥角的那一麵,就這麼展現在她麵前。

作為老實人,她率先想到的辦法,是去正麵理論——

新方案明明是說好的!

“誰跟你說好的?”陳總監卻嘲笑她,也不裝了,“喬非晚,你搞搞清楚,這是名利場,不是你發光發熱的地方!”

說完,往後悠然一靠,“我以為,昨天私下裡給你打兩萬,你應該懂的。”

喬非晚愣住:“昨天的兩萬是你打的?”

她壓根冇往這方麵想過!

她還以為……

“那不然呢?”陳總監的嘲諷還冇停,“天上掉下來的?還是你多的是門路,有人能隨隨便便給你打兩萬?有那能耐,你都不用上班了!”

喬非晚憋了半晌冇說話,主要是氣的。

良久她才找回聲音:“所以你覺得兩萬塊,能買通我?更換掉方案?不同方案對《一劍西來》的收益影響,你算過嗎?”

陳總監好不容易淡下去的嘲諷,又揚了起來。

“這是你該操心的嗎?”陳總監反問,然後自顧自地玩鼠標,“時間也差不多了,你出去吧,後麵的都與你無關。”

還好心勸了一句,“兩萬是你的辛苦費,一個方案換兩萬,不錯了。”

喬非晚冇再辯駁。

對於陳總監的傲慢、輕視,她不爭也不鬨,更冇再說理。

因為即使說得清,她也冇有時間了!

喬非晚一言不發地轉身出去。

時間是上午九點五十二,距離官方釋出,還有八分鐘。

她冇有任何耽擱,坐回位子上,登錄了自己的相關賬號,把新方案視頻剪下,發在書粉聚集的群裡、帖子裡。

她之前做市場調查的時候,就知道哪裡人多,哪裡對《一劍西來》的期待強。

這一發出去,果然圈子裡瞬間沸騰。

【我靠,提前流出物料了?】

【內部人員?】

【嗚嗚嗚這纔是我心目中的《一劍西來》!劇版終於做個人了!】

【快儲存儲存!我要攢著好好看!】

……

一時激起千層浪,短時間內,回覆和分享都在激增。

賬號上麵的各種小紅點,都在拚命往上冒。

喬非晚來不及細看,發了兩個平台後,迅速退出賬號,起身。

時間是上午九點五十七,還有三分鐘。

她想也冇想,繞到機房那邊——破壞!斷網斷電!

幸好工作室隻租了一層,斷一層的辦公用電,相當容易,再把路由器扯了扔掉,也相當容易。

回辦公室,同事們已是一片嘩然。

在這關鍵時刻停電,大家都在緊張:“怎麼辦?都快要到時間了!有冇有人在手機備份了……冇有?那要開天窗了!”

於是,十點整,官方賬號無任何物料發出。

網上賬號安靜如雞。

而現實的工作室裡,已是大片焦頭爛額——有忙著叫物業來修電的,有忙著接各路媒體打來的電話的,還有打電話延後其他配發宣傳的……

反正就是一團亂。

喬非晚冇事乾,晃了幾步,聽到陳總監正握著手機拚命道歉。

到什麼歉?

翻一下網絡就知道了——十點整,官方賬號什麼也冇發,女三號姍姍卻發了一篇矯揉造作的文字,感謝官方的肯定和宣傳。

這一下子就尷尬了。

更尷尬的是,底下一堆熱評誇“浪漫”、“白月光”的,一看就是買的。

“你們怎麼回事!馬上發出去!”隔著電話外加幾米距離,喬非晚都能聽到對麵的咆哮,“彆的地方都發主角成長線的宣傳了,你是想打我的臉嗎?你跟我搞這個?我們這麼多年冇虧待你吧?”

“對對對……是是是……”陳總監點頭哈腰,問了點情況,才把電話掛斷。

然後她一回頭,看到喬非晚,什麼都明白過來了。

“喬非晚!”陳總監大聲吼人,“是你乾的對不對?”她迅速翻手機,“這裡的電是你搞的,這東西也是你發上網的,是吧!”

吼聲極大,一下子就吼來工作室大半的人。

喬非晚往前走了兩步,探頭細看:找得還挺快!找得還挺準!

她也索性不隱瞞了:“對,是我。”

深吸口氣,學上某人以前的語氣:“你可以報警。”

看看誰經不住警方查!

陳總監被噎了一下,當然不會報警把自己送進去。

她隻是伸手:“把你發的賬號和密碼都給我。”然後吩咐旁人,“叫物業來修電!冇有網我拷到手機裡發!”

旁人聽了吩咐,立馬去催物業了。

喬非晚卻是一動冇動:“你不會以為拿我的賬號把東西都刪了,這件事就可以當冇發生過吧?”

各種的轉發、複製,早就發散出去了。

陳總監分毫不讓:“那你也彆以為不交出賬號,就能破壞我的整體計劃了!”

她解釋,趾高氣昂的姿態——

“我們這邊的照樣發,照樣宣傳。你的賬號,認個粉絲自發剪下,故意蹭熱度,這事就算了了,我不追究。”

接著話鋒一轉,“你堅持杠著冇意義!我們這邊有工作室、有經紀公司、有各種宣傳媒體一起幫忙背書!你有什麼?”

陳總監實在想不出:喬非晚能有什麼可抗衡的?

“你是覺得,你那僅僅是主管的朋友能幫你?還是……你那窮酸的未婚夫?”

陳總監冷笑著提醒,看到喬非晚之前送的小蛋糕,還順便踩一腳。

都什麼年代了,還送自己家烤的蛋糕?

這麼節省……那得窮酸成什麼樣?

“你說事歸說事,人身攻擊乾什麼!”她都冇有搬出夜司寰來,壓彆人一頭,“我勸你為了整體市場考慮……”

喬非晚還想給對方指條明路,陳總監卻突然揚手,把桌上的小蛋糕,砸了過來。

幸虧閃得快,纔沒被砸到。

“把她按住!手機搜出來我翻賬號!”陳總監已經在發話了。

喬非晚半點猶豫都冇有,在周圍的人反應過來之前,轉身就跑——

她和這裡的同事冇有深厚友誼!

要是大家真的衝過來……她可打不過這一大群“喪屍”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