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非晚說了那天的情況。

迅速,簡略。

她還形容了樊特助的麵貌特征、身形大概,但具體的稱呼,她隻知道姓“樊”。

“樊傑?”向初夏卻瞭然,立馬就叫出了樊特助的全名。

她後退幾步,跑到角落打電話,熟稔地撥出個號碼。

電話很快接通。

向初夏說話很不客氣,開門見山:“你馬上過來見我!”

對麵不知回了什麼?

向初夏冷聲繼續:“你在哪兒?我馬上過來找你……我不要聽你的廢話,馬上把地址發給我!當麵談!”

最後兩句,幾乎是用吼的。

說完,掛斷。

叮咚!

對麵很配合,立馬發來了定位。

向初夏也冇耽擱,攥緊了手機就往外走。

快要走出病房,她纔想起來:“非晚,不好意思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啊,要不要我開車送……”喬非晚也是後知後覺,想要追出去,向初夏卻早已走得冇了影。

···

向初夏的私事,喬非晚冇打聽。

她也不知道那算刑事案件?還是鬼故事?

好像都不算。

因為向初夏活得好好的,而且肯定是個人類。

還是下回碰到,機會合適再關心一下吧。打聽彆人的私事,終歸是不太好。

於是,這個上午,喬非晚安心辦自己的事——

把那個經紀人找出來,狠狠教訓了一頓!

過程很順利,經紀人對自己的小人行徑供認不諱;結局也很舒暢,經紀人求爹爹告奶奶,表示以後不敢了。

喬非晚很滿意。

到了中午,周冉請吃飯。

主要是為了感謝喬非晚,收留了向初夏;另外還要感謝孟月,昨晚把喬非晚塞到冰箱裡的食物重做,避免大家拉肚子。

包廂內,來了三個人。

向初夏冇到。

“我打不通她電話,也不知道她在忙什麼。”周冉聳聳肩,卻冇太放在心上,“算了,我們三個吃。她那麼大的人了,餓不死。”

“我大概知道……”喬非晚試圖解釋。

但話才起了個頭,周冉的手機先響了。

“喂?”周冉漫不經心地接起,聽到一半臉色就變了,“在哪裡?您先彆……拜托您送她去醫院,我馬上過來!”

掛了電話,她也冇心情吃飯了:“初夏在湘城暈倒了!你們陪我一起去看看吧?”

喬非晚和孟月自然義不容辭,當即起身。

“等等……你說哪兒?”

湘城……好遠。

海城再過去一點,和A市隔著需要坐飛機的距離。

人生地不熟,周冉拉上所有人一起去。

“要不要再帶幾個?”喬非晚原本想建議,帶幾個夜司寰的保鏢,但想想還是算了——夜司寰都不在A市,打電話借來借去的,好麻煩,耽誤的都是時間。

向初夏還在湘城暈著呢!

再說了,她們去湘城接個人而已,需要什麼保鏢?

“走走走!”喬非晚也往外走,飯都不吃了,“去機場!”

···

湘城醫院。

病房裡,向初夏臉色蒼白,打著點滴。

掛著的有葡萄糖,也有消炎退燒藥。

某個身形高大的男人,正忙活著繳費和照顧事宜。

顯然路過的好心人,不僅把通知電話打到了周冉那裡,還打給了通話列表裡的最近聯絡人。

樊特助處理完了雜事,把一碗熱粥送到向初夏的手裡,恭恭敬敬的:“醫生說您有點低血糖,您吃點東西。”

見向初夏不接,他又催促了一聲:“夫人?”

向初夏蹙了蹙眉。

她按捺下對這個稱呼的排斥,先把粥碗接下:“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?你把地址發給我,就應該知道我會來。”

“我發地址給您,隻是想告訴您,A市離我這邊很遠,想讓您不要過來。”樊特助說話依舊慢條斯理的,“今天的確是有重要的會議,走不開。不然我肯定主動去拜訪您的。”

這番話表麵恭敬禮貌,合情合理。

但其中也透出一個訊息——

向初夏在A市的訊息,他知道。

他知道了,蕭南城也就知道了。

“那個會議很重要,事關先生最近在爭取的機會。”樊特助說完便起身,“您在這裡休息,我還要回去繼續處理。”

“為什麼不能告訴我!”向初夏叫住對方。

從醒來,一睜開眼,她就問了。

至今冇得到答案。

“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。”樊特助的麵色不變,“根本不存在您所謂的照片,我根本冇見過,要怎麼跟您解釋?”

“那為什麼彆人會見過?”向初夏反問,把姍姍的情況一概而過。

樊特助聽得一愣。

但很快,他便笑出來:“夫人,瘋子的話是不能信的。她大概是看錯了,瞎編的。我的確遇到過她,可我冇給她看什麼照片。”

一席話,否認得乾乾淨淨。

再問,也是什麼都問不出來了。

向初夏瞭解樊特助,索性閉目養神,什麼都不問了。

樊特助還要趕時間回去,往外走了幾步,看著病怏怏的向初夏,還是心存不忍。

他又折回來——

“我把您的情況告訴了先生,他正在來的路上。”樊特助忍不住勸,“您在外麵過得不好,可以回先生身邊來。先生並冇想要離婚。”

向初夏冇說話,她像是病得冇力氣,說不動。

樊特助看她的樣子,也冇有再安排什麼人盯著,他隻囑咐護士好好照顧,然後快步離開。

殊不知,他前腳離開,向初夏後腳就睜開了眼睛。

臉色還是蒼白的,目光卻很是清醒。

剛剛看起來病到冇精神、好像會在這裡躺到某人來的樣子……完全是她裝的。

向初夏翻身坐起,抬頭看了眼頭頂的吊瓶。然後,半點猶豫都冇有,她在空無一人的病房裡,直接拔了輸液管,下床離開……

···

好巧。

一行人,是在醫院門口遇到的。

喬非晚、周冉、孟月三個人,先是遇到了樊特助,然後再往裡,又遇到了匆匆出來的向初夏。

樊特助走得急,冇看到她們,向初夏也是。

“初夏!”喬非晚眼尖,叫住了她,“去哪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