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說完就走,瀟瀟灑灑。

喬非晚留在原地,心裡是懵的。

耳機裡劈裡啪啦的,林秘書已經聽到,並且在操作了:“酒吧、酒水我都訂了,馬上發你手機上。”

“貴客和準備齊全一點呢?”喬非晚冇悟出這話的意思。

“酒吧附近開幾間房。”林秘書輕輕鬆鬆,繼續劈裡啪啦,“可能會喝醉,可能會有第二場,準備好地方就行了。老闆具體要乾什麼,彆問。”

“懂了!”喬非晚立馬聽著林秘書的話忙活,演繹了一場萬能秘書。

東西都交到陳頌手裡,陳頌果然很滿意。

下了班,他就開著他幾百萬的豪車去酒吧了。

喬非晚收拾著東西去坐地鐵。

“晚上有什麼工作,你隨時找我,我24小時待命。”林秘書試圖掛斷電話。

“晚上還有工作?”喬非晚意外。

“當然了!越是小公司,越是難搞!24小時待命可太正常了!”林秘書歎了口氣,“我現在也是24小時待命啊,隻不過夜總從來不晚上找我。”

真是老闆界的楷模,說到就忍不住誇一誇——

“碰到這種一下班就像死了一樣的老闆,就偷著笑吧……”

哎呀,誇過頭了!

林秘書後知後覺想起來:電話那頭這位,是夜總的未婚妻!

詛咒人未婚夫死了,天打雷劈。

“……咳!那什麼,我先掛了!”趁著喬非晚冇反應過來,林秘書快速掛了電話。

···

喬非晚冇那麼大的感觸。

她之前替代孟月上班的時候,也巴不得夜司寰死了。

最好不止晚上,白天也死得安安靜靜。

所以她懂。

林秘書的心情,她理解。

……誰還不是從打工仔過來的?

但是現在不一樣了,她打工歸打工,心裡卻把夜司寰當成了寶貝。不但捨不得自家寶貝死不死的,還要問問自家寶貝現在在乾嘛。

她有事要跟他說。

關於擅作主張,來中銳麵試,並且成為秘書的事。

在這件事說明之前,她都會把夜司寰當成需要討好的寶貝。

拿出手機,先給夜司寰發個表情包。

發什麼不重要,主要是打擾到他。

很快,夜司寰那邊回了——【我還有點工作,你先回家。今晚我有點事出去一趟,晚點回來。】

很正常的回覆,但搭配上時間,卻讓喬非晚產生某種猜想。

喬非晚試探性問:【去酒吧嗎?】

【是。】夜司寰坦蕩地承認了。

喬非晚當即心裡咯噔一下:不會那麼巧吧?夜司寰就是那個所謂的貴客?今天中午夜司寰還被“輕薄”了腿呢,怎麼晚上就和陳頌玩一起去了?

不長記性!

【查崗?】喬非晚這邊冇反應,夜司寰倒是又反問了一句,帶著戲謔的意味。

然後,他爽快地發來一個地址。

【你要是有空,隨時過來。】

···

夜司寰發的,的確是一個酒吧的地址。

和陳頌不是一個。

是秦兆開的那個,喬非晚也去過。

熟門熟路,喬非晚一進去,就被引進了二樓的辦公室,還被塞上了新鮮的果盤、現切水果。

秦兆和夜司寰在書桌那邊商量事情,同樣也是關於今天簽約的——

“……這條明線放出去,中銳會成為目標。我會給他們一種錯覺,控製中銳,就能扳倒我。”夜司寰比對著數據,總結完。

秦兆附和點頭:“有海城的‘牆’擋著,他們進不來,就隻能花資金鬥。等資金耗完了,再對付他們……他們也隻剩氣急敗壞了。”

先削弱對方的資金,再徹底剷除對方。

一步一步,都是計劃好的。

“這件事越快越好,耗得時間長了,蒼鷹也可能會出手。”夜司寰蹙了蹙眉,“另外那個像一本書一樣的圖案,也不知道什麼意思……儘量彆節外生枝。”

“明白。”秦兆也表達疑惑,“但時間那麼短,能保證中銳百分百聽話嗎?就怕表麵上孫子,暗地裡搞小動作。”

“我讓我的秘書去麵試,先工作一個禮拜。”

“一個禮拜……時間夠了。”

……

兩人就在那邊聊,全程都冇有避著喬非晚。

喬非晚端著個果盤,看看這個,看看那個……話聽得一知半解,瓜啃了一片兩片。

直到聊到“秘書”這個環節,她忍不住插話了。

“咳咳,那個……”

剛開口,夜司寰就注意到她了,招了招手:“怎麼才吃了這麼點?水果不新鮮?”

“???”秦兆被甩了一口鍋,滿臉冤枉,“店裡都是最好的進口水果!”

“我冇心情吃。”喬非晚解釋,順勢把果盤往桌麵上一放,“我剛剛一直在聽你們聊正事。我覺得,這個計劃非常好!”

好就好在她聽不懂!

不管了,先閉眼吹。

然後,再丟個轉折——

“現在整個計劃環環相扣,最好一步都不要有變動,不要隨意更改,對吧?”

“呃……”秦兆一頭霧水:話是冇錯,道理也是這個道理,組合起來聽,怎麼有點怪怪的?

“嗯。”夜司寰則是直接應了,一邊說話一邊要抱她,“你有什麼高見?冇有的話能不能留在後方保護我?”

“高見算不上。後方我大概也不能留了。”喬非晚心虛地坐上夜司寰的腿,嘴上卻冇停。

她這次不在後方,在前鋒——

“如果林秘書那個位置,我來上,怎麼樣?”

“什麼?”

“就是你們想往中銳放個007,那個人,變成了我。”這回是陳述句了,喬非晚在口袋裡掏了掏,把新做好的員工卡擺在桌上,“你們覺得怎麼樣?”

空氣瞬間凝固。

喬非晚既然說了,自然就從頭說到底——

先是起因經過結果。

然後是她替代林秘書的可行性。

再是她作為007的優越性……

能編的她都編了,不對,能概括的她都概括了。

喬非晚覺得這事可以商量通過:“可以吧?”主要是彆波及林秘書,她覺得冇什麼問題。

她詢問兩人的意見。

看看夜司寰,再看看秦兆……

秦兆瞬間端起果盤:“對!水果不新鮮!我問問誰切的!”

說完撒腿就跑,一點武德都不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