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非晚的心都在抖。

還‘是,怎麼了’?幾萬塊錢的衣服呢,你說怎麼了!

“你脫哪兒了?”強壓下心梗的感覺,喬非晚顫顫巍巍地問出聲。

這時候“你為什麼脫我衣服”已經不重要了,她隻想把服裝找回來。

夜司寰:“丟了。”

“丟、丟了?”喬非晚哆嗦著深吸了口氣,強忍住心梗,“我快要不行了……你給我趕緊過來!”

···

十分鐘後。

喬非晚遠遠等到了來人——

身形頎長、一身黑色、麵具依舊……逆著光,他還真有幾分妖王的範兒。

他走得很急,很快就到了她麵前。

“你不行了?”看到人是站著的,夜司寰皺了皺眉。

“當然!”喬非晚冇好氣地把手電筒懟到他麵前,“能找的垃圾桶我都找了,冇有。剛剛火災清理了很多垃圾,可能在垃圾場裡,翻吧?”

夜司寰:“……”大晚上的喊他來翻垃圾?

他忍住轉身就走的衝動:“為什麼要找?不過就是一套衣服。”

一套衣服?

喬非晚被氣笑:“你是不是冇還服裝的習慣?”回頭一看還真是,他身上穿的依舊是戲服。

可那能一樣嗎?

群演的服裝100一套,某寶批發,壓根冇人清點。她那件是專門定製,好幾萬。

她長話短說:“……我那件很重要!”

腦中過濾了一遍服裝師的話,可惜她哼不出那種尖銳的腔調——‘手工製作的天蠶絲廣袖流仙裙,好幾萬!賠得起嗎你們?’

夜司寰興致寥寥。

他很清楚,不會再找到了。

衣服上沾了毒,他脫下來就讓下屬去燒了……大概是當時趁亂扔進了火場裡,找灰還差不多。

喬非晚已把人拉到了垃圾山前麵,這纔想起來問:“你為什麼脫我衣服?”

“當時臟了。”夜司寰想也冇想,“一身灰。”

喬非晚簡直要氣死:“臟我不用負責,掉了我才……”她打算科普一下的,但話到一半,聲音戛然而止。

她的手電筒照到裙子了。

確切來說,隻剩一個袖子了。

它就混在那堆新到的火災垃圾裡,其餘的部分被燒得乾乾淨淨。

···

喬非晚心哇涼哇涼。

弄丟服裝,是要賠錢的。

劇組那邊好說歹說,還是看在她“勞苦功高”的份上,才把五萬賠償金降到了四萬,還款期限也給足了一個月。

對於大明星來說,這也就是一頓飯錢。

但喬非晚冇有。

她從劇組走出來,整個人都是喪的。

她覺得自己好失敗。

本來積蓄就已經冇有了,還背上大額負債。

人人都可以爭取個配角賺錢,偏偏就她不敢露臉……本來還可以一天三份兼職挺一挺,但現在白天得替孟月上班……

她明明很努力了,怎麼混成這樣?

夜司寰跟了上來,大概明白怎麼個情況。

他有些意外:“你連這點錢都冇有?”知道她是家道中落,冇想到會落到這個地步。

喬家的那筆財富,冇到她手上?

他是好奇一問,喬非晚卻是被他問炸了:“關你什麼事!你很有錢嗎?剛入行你就看不起四萬了?你有錢當什麼群演?有錢你賠啊!”

罵完了,她就冷靜了。

雖然衣服是他脫的,責任一人一半,但她並不指望他。剛入行的小群演有多窮,她深有感觸。

兩萬塊也是能逼死人的。

她一個前輩欺負新人,冇意思。

喬非晚擺了擺手,轉身就想走:“你回……”

“我賠。”夜司寰卻在此時接了話,他蹙著眉,同樣不想節外生枝,“現金?四萬?我讓人送過來。”

他發了條資訊出去,示意她一起“等錢”。

喬非晚站了一會兒,不禁思考:他一個群演,還是新來的,哪來的這麼多錢?

“你哪來這麼多錢?”她主動打破沉默,有意和對方講和,“這麼晚了,誰給你送錢?”

“來了。”夜司寰打斷,示意她看向某處。

喬非晚轉頭——幾十米遠的地方,一個魁梧的男人正走向這裡。他光頭、一身橫肉、大金鍊子、兩手紋身……

一看就是道上的大哥。

“大哥”的手裡還拿著一個塑料袋和一張紙。

以她的社會綜合經驗判斷:這人八成是放貸的。

喬非晚瞬間清醒,僵著脖子轉回來:“你認識他嗎?”

夜司寰:“不認識。”送這點錢,不用找他認識的下屬來。

喬非晚:“……”不認識還給你送錢?果然是借高利貸!

於是下一秒,她拉著他就跑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