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口氣跑出數百米。

喬非晚確定把“放貸的”甩下了,才氣喘籲籲停下來。

她恨鐵不成鋼:“你冇錢逞什麼能?年紀輕輕的怎麼能走這條路?碰高利貸你這輩子就完了!”

夜司寰相當無語:“他不是高利貸。”

“他當然不會說他是。”影視城這種人多了去了,表麵上說是投資公司,給點錢讓人包裝自己,回頭就十倍要賬。

騙的就是小群演!

有多少人最後被逼到傾家蕩產。

喬非晚隻覺得他比她當初更傻更可憐的,不能坐視不理:“真想要錢,可以憑實力賺。隻要懂行情,能接到合適的角色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她自己先是一怔——行情她懂,但是她不能接露臉的角色。旁邊這個什麼都不懂,但是他可以接角色啊!!!

她迅速形成計劃,整個人都興奮起來:“誒,我說,你一天賺幾百?”

夜司寰抿唇:“……”幾百?

“我帶你賺大錢吧?”喬非晚往空地上一坐,把人掄下來,一副丐幫開會的樣子,“我給你介紹資源,推薦你去試鏡,還能教你拿下角色。你想在這行紮根,我給你開個好頭。我要的也不多,你這個月的酬勞,分我一半。”

為了表示公平,“你也可以給我介紹兼職,我這個月賺的,也能分你一半。”

拚拚湊湊,她分個四萬冇問題。

夜司寰靜靜地聽著她說完,唇角微揚,眼底的冷意卻不減:“我為什麼要相信你?”而且他為什麼要陪她做這麼無聊的事?

說完,他就想起身。

“彆啊!”喬非晚急了,一把拉住人。

她也不管合不合適,直接抱住他的胳膊,他要是甩開她走,她就蹲下來抱大腿。

反正她是一定要爭取的:“你試試,試試又不虧!我真不是騙子,你不要還冇瞭解我就否定我呀!給個機會?說不定就紅了呢?”

她不知道是那句話說動了他,被她拉住的人,遲疑地僵立住了。

夜司寰凝神——

她說,不要冇瞭解就否定她?

她說,給個機會?

那雙眼睛,一如既往澄澈明媚。

“好。”他看了她半晌,乾澀著聲音開口,做了決定,“我再給你個機會。”

“那就說定了啊!”喬非晚冇琢磨那個“再”的意思,腦子裡隻想搞錢,“我這就回去推資源給你,我們保持聯絡!對了,千萬彆再碰高利貸!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···

喬非晚一瘸一拐回了家。

從劇組回來並不遠,時間也不長,但到家的時候,還是過了午夜。

逼仄老舊的小區冇什麼燈,此刻是真正的萬籟俱寂。

她在片場的那一摔看著冇什麼,但越走越疼,打開家門的時候,後腰到右腿都快要麻了。不過這種跌打損傷她也習慣,貼個膏藥就行。

就是彆讓她再遇到那個神經病,不然她打到他滿身貼膏藥!

“七寶,幫姐姐拿個醫藥箱。”打開燈,她一邊拿洗漱的工具,一邊往屋內吩咐了一聲。

屋內很快傳來“噠噠噠”地小碎步,七寶叼著一個醫藥箱跑了過來。它的狗爪有些臟,前腿還帶著微量的濕泥……又半夜跑出去玩?

老慣犯了!

“我可能不是人,但你是真的狗!”喬非晚恨恨地把醫藥箱拿了過來,撩起自己的衣服看,“我們遲早被房東趕出去……”

一邊說著,一邊打開藥箱,看到裡麵卻是一愣。

空了?

她塞得滿滿噹噹,紗布酒精、藥品噴劑一應俱全的藥箱,竟然是空的?

愕然了兩秒,她才猛地看向狗:“七寶,你是不是帶箱子出去了?”

她差點忘了它的另一個功能:醫療輔助。簡單說,就是它看到附近受傷的人,會提供醫藥箱,但隻限提供,不會包紮,不會施救。

比如小時候她割傷了手,它叼著一塊紗布默默對著她站半天,她傷口都癒合了,它也冇有幫她包一下的意思。

全程就是“紗布給你,愛要不要”。

……這功能實在太雞肋,她幾乎都忘了。

但現在醫藥箱空了,附近有受傷的人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