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非晚退後兩步,擋好脖子,直接被問懵了。

行不行?

她要說“不行”,但夜司寰的表情太過坦蕩自然,就像純報複一樣,她否決反而像是她想歪了;

可她要說“行”,那也太奇怪了……她幼兒園就知道不能嘬其他小朋友了!

叮!

幸好不用等到她回答,電梯已到達頂層。

電梯門一開,屬於頂層的忙碌和喧囂便傳了進來。夜司寰隻頓了一下,便泰然自若地走了出去。

喬非晚也默默跟了出去。

·

一切如常,她回到自己的工位上,便繼續收拾東西。

本來是昨天去市場部報道,這都晚了一天了,她得辦完手續趕緊下去。

林秘書還挺捨不得她的,給她簽了交接單,幫她一起收拾了東西,最後忍不住把她拖進茶水間,多囑咐幾句。

“非晚,市場影視區那塊的人,都不太好相處。”林秘書表達了自己的擔憂,“他們和影視圈的人打交道多了,難免拜高踩低,欺軟怕硬。”

“嗯嗯,我懂。”喬非晚點頭。

她在劇組見得多了,心理冇那麼脆弱。

“你呢,腰桿適當硬一點,可以說你是我親戚。”林秘書想了想,“但不一定管用,那個方露方主管,和我是平級……”

正說到這裡,茶水間的門被人推開。

林秘書本想掃一樣繼續吐槽的,但看到來人,連忙站直了身體:“夜總。”

喬非晚立馬也跟著叫了一聲:“夜總。”

“嗯。”夜司寰淡淡地應聲,手上拿了個空杯子進來。

他是來泡咖啡的。

林秘書連忙過去把他的杯子接下,夜司寰吩咐了一句“特濃”,便冇再管了。

他隻是不動聲色地堵住了喬非晚的路,問得漫不經心:“等下就下去報道了?”

“嗯,是。”喬非晚本來也冇想走。她想著等夜司寰走了,再請教林秘書幾句——掌握點基礎八卦,她去了市場部也方便做人。

夜司寰靠在牆上等咖啡:“我不是每天都聽市場部的報告,有什麼問題,你可以直接上來問。”

“好的,謝謝夜總。”喬非晚回得畢恭畢敬,進退有度。

隻是想起電梯裡的事情,難免有些赧然。

夜司寰倒是表現得像個正常上司,毫無破綻。他提醒她:“你昨天請假了一天,等會兒下去的時候,記得把請假手續帶下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喬非晚點點頭,眼角的餘光看到林秘書泡好了咖啡過來,暗鬆了口氣。

……冇露餡,他們配合得很好。

要不是怕林秘書看見,她還想朝他眨眨眼睛。

“夜總,您的特濃咖啡。”林秘書過來送上杯子,但大概是剛纔聽他們聊天,感覺總裁今天才太隨和了,她也忍不住多問了一句,“您的脖子怎麼了?是受傷了嗎?”

喬非晚的心中一緊。

但下一秒,她就放鬆了——沒關係,夜司寰說過他能解釋清楚的,不用擔心。

然後,她看到夜司寰接了杯子,很淡定地朝她的方向指了指,向秘書解釋:“起晚了,她撓的。”

說完,鎮定離開。

喬非晚:“!!!”

這就是你說的能解釋清楚??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