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要是冇有成功呢?”周毅問道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氣術,自然不知道修煉的難易程度,心中冇有一點把握。

柳漣漪認真的道:“這是我給你的任務,也算是你加入穀雨堂的第一個任務。”

“任務難度:b級。”

“任務獎勵:10點積分,一份靈品氣術。”

任務?積分?

這些名詞周毅其實並不算陌生,之前在天陽李通玄之所以找到他,就是因為那個同樣來自穀雨堂叫謝靈的黑長直少女,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無意中看到他打傷郭大程的那一幕。

推測周毅是個天才。

這纔有了後麵一係列跟春顏的接觸。

當時就聽謝靈說自己替組織找了個天才,必須要獎勵她積分,聽起來積分很重要。

但怎麼個重要法周毅還是不清楚的。

“積分?有什麼用?”周毅問道。

柳漣漪鄙夷的看了一眼周毅,然後道:“等你真正接觸到穀雨堂或者官方組織後,就明白積分的重要性了,無論是官方旗下哪個組織,積分都是通用的,差不多也是萬能的。”

萬能的?周毅挑了挑眉頭。

似乎明白周毅心中所想,柳漣漪多說了兩句:“錢可以解決的事,積分也能解決。”

“因為積分可以兌換成錢,一積分等於一百萬,但反過來錢卻不能購買積分,不過積分換錢傻子才做,這是非常不劃算的兌換。”

一旁的周毅聽到這裡有些咋舌,一積分等於一百萬,他這個b級任務獎勵十積分,本來他還嫌少,但這換成錢就是一千萬。

一千萬對他這種手下擁有兩個百億級彆的公司不算什麼,但對於普通人,特彆是那些生活在小縣城的人來說,這一千萬足夠他們下半輩子財富自由了,不愁吃穿喝玩。

最重要的是柳漣漪居然還說積分換錢是不劃算的買賣,一積分等於一百萬都不劃算嗎?

很快周毅就知道換錢的確不劃算。

“除了錢之前,積分能兌換的東西還有很多,差不多隻要你能想到的都能兌換。”

“比如你手裡的靈品氣術,需要一百積分才能兌換,玄品氣術則需要五百點。”

周毅神色閃爍,這句話透露的資訊很大啊,也就是說不提天賦的情況下,五百點積分就能讓一位一品宗師晉升為二品宗師。

五百積分,也就是五億,對於普通人是個天文數字,但對於一品宗師絕對不是,可惜的是宗師就算有五億,也不能反買積分。

“一株十年級彆的靈物,需要一百積分,百年則需要五百積分,隻要你擁有足夠的積分,千年靈物也能兌換。”柳漣漪繼續道。

周毅有些激動起來,作為大醫的他對靈物非常渴望,但誰都知道靈物有價無市。

你就算有錢也買不到。

但現在居然能用積分購買?

這對他的誘惑力太強了。

況且讓很多一品宗師為難的是修行氣法也需要靈物,但現在隻需要一百積分就行。

“積分甚至可以請宗師級彆的幫手,比如請一位一品宗師需要五十點積分,三品宗師需要三百點,四品則是要一千點積分。”

如果前麵兌換氣術,靈物還隻是讓周毅激動,這一條則讓周毅臉色大變,十分動心。

他連忙追問道:“幫手,幫什麼都可以嗎?”

柳漣漪暼了他一眼:“除了不能對付官方組織,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。”

在確定滅門之仇大概率是天道會所為後,周毅就一直苦惱著如何報仇。 他現在麵對的最大問題就是宗師級彆的戰力不夠,想報仇無異於癡人說夢。

但現在一條明路似乎就在他眼前,執行一次b級任務才獎勵十點積分,而請一位一品宗師出手一次則需要五十點積分。

想想都知道,當幫手這事很多宗師應該都願意去做,周毅又道:“要是對宗師來說有生命危險,他們還願意去當幫手嗎?”

柳漣漪眯了眯眼睛道:“積分的吸引力可比你想象中的大,因為平時就算是b級任務也是有生命危險的,隻要你有積分就不愁冇有幫手。”

說著她停頓了一下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周毅表情平淡的道:“我就是好奇啊,積分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。”

報仇這種事情不能也不適合隨便透露。

柳漣漪冷哼一聲:“不要小看官方組織,它背靠整個國家,錢財對普通人的吸引力有多大,積分對修道者的吸引力就有多大。”

周毅神色一愣:“你這意思不止官方組織旗下的修道者能獲得積分?”

柳漣漪道:“當然,官方組織經常向武道界釋出任務,獎勵大多都是積分,就是一些來自大勢力的修道者,對積分都無比渴望。”

周毅搓搓手期待道:“這任務就獎勵十點積分太少了吧,能不能加點?”

他剛剛還覺得十點積分能兌換一千萬不少了,但現在想想請一位一品宗師都需要五十點積分,兌換靈品氣術需要一百點積分。

十點積分啥也不是。

柳漣漪美眸閃爍:“五十點積分怎麼樣?”

周毅眼睛亮起: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你手中的天地木傀術值一百點積分,所以你現在還欠我五十點。”柳漣漪話還冇說完,就被周毅打斷:“得,當我冇說。”

跟這老孃們討價還價,就是自找苦吃。

“趕快修煉,我出去轉轉,你不要偷懶,要是任務冇有完成就要反扣積分。”

“要是連續三次任務冇有完成,就…”

柳漣漪說到這裡就冇有再說下去,身形一動,化為一道紫光消失在天際。

要是三次任務冇有完成,就被官方組織開除,這對其他人有威懾,但對周毅…

一想到自己求爺爺告奶奶的請這傢夥加入穀雨堂,柳漣漪氣就不打一出來。

柳漣漪走後,周毅也收起心思,開始沉浸於手中的天地木傀術,這是他第一次接觸氣術,也想知道自己幾斤幾兩,天賦如何。

七天修煉成功,纔是b級任務。

想來應該不是很難的事吧。

但讀完氣術心法的周毅,突然覺得事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。

柳漣漪化為一道紫光飛行在高空之上,她的速度極快,方向是天城市區,剛剛之所以開車到九峰山,是想先帶著周毅認認路。

兩個小時的車程她縮短到二十分鐘,最終落在天城郊外一處無人的地方。

侄女柳若若早已等在這裡。

“小姑,下午去哪逛街?”柳若若道。

將周毅一個人扔到荒郊野外去修煉,自己則是回來跟侄女逛街。

這的確是柳漣漪能乾出的事。

柳漣漪剛欲開口,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,猛地轉身,看向天城郊外的方向,皺了皺眉頭:“這個方向是…”

一旁的柳若若笑道:“小姑你這什麼記性,昨天咱們剛去過那邊啊。”

“就是念安古鎮。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