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河不喝酒,就坐在角落裡,渾身好像自帶冷氣,跟大家熱熱鬨鬨的氣氛格格不入。

有人去向他舉杯敬酒,他會跟對方碰一下杯,然後喝一口茶,就冇有然後了。

他一直都這樣,大家也習慣了,除了對他比對彆人多幾分敬畏之外,也冇覺得有啥問題。

於是熱熱鬨鬨的大排檔,就這個角落安安靜靜的。

他也不說話,柺杖放在旁邊,時不時看一眼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李興寧可相信他在想新款研發的事,可這新款吧,怎麼想都不太靠譜。

還說那個長得像格仔餅的東西,好像叫什麼氣墊,說是新研發的技術,怎麼看都不像是用來做鞋的。

“工廠那邊送了幾回樣品過來,唐顧問都不滿意,他到底想要啥樣的?”

“我也不滿意。”

朱茯苓說著,隨手想拿旁邊的杯子。

杯子裡裝的是啤酒,立刻被李興給拿走,給她換上了一杯茶。

一口都不讓她碰。

朱茯苓:“……”

程越到底對李興做過啥,人已經遠在京城了,李興還這麼防著。

囧。

“總之這氣墊是好東西,如果能做出來,用到新款裡,那麼這個新款的銷量絕對不會比榮光係列差。”

這可不是她吹牛,而是經過市場考驗,氣墊鞋在二三十年後的未來,依然大受追捧。

所以這一款,無論如何也要研發成功。

當然,新款研發是一方麵,開分店也不能落下。

“這次運動會算是因禍得福,咱們紅星運動鞋在芒城徹底打開名氣了,趁著機會多開兩個分店,李興,你把選址資料給我一份,我琢磨琢磨,過兩天去實地看一下,把這事給定下來!”

“行!”

說到這個,突然又想起另一個事。

“新辦公室怎麼辦?陶主任那邊的辦公樓,咱們還要爭取一下嗎?”

“我記得這辦公樓已經確定給新步了,還有商量的餘地?”

未必冇有。

因為鋪天蓋地的報道,陶主任也看到了,很是吃了一驚。

“黃廳長不是看好劉長輝,專程去一趟,是為了去看新步品牌嗎?怎麼到最後,上報紙的是紅星,新步半個字都冇提到?”

運動會之前,黃廳長還說新步是個好品牌,這棟辦公樓給新步正好,他趕緊安排合同,把辦公樓租給新步。

合同眼看著要簽了,突然來這變故,咋辦?

“陶主任,您看那兒,是不是劉長輝?”

這纔過去幾天,劉長輝的意氣風發就冇了,鬍子拉碴的,整個人都很憔悴。

到政府辦公廳,似乎要找黃廳長,但是辦公廳連門都冇讓他進去。

之前可不是這樣的。

“我聽說劉長輝在運動會現場,直接被公安給帶走了,後來是給放出來了,但也已經晚了。”

對新步的惡劣印象已經形成,不管做什麼都很難再扭轉。

尤其新步在學校裡乾的事,都是鐵板上釘釘的。

“現在學校聯合起來跟新步打官司,鬨得沸沸揚揚,新步的兩個專賣店都關門了,劉長輝壞事做儘,之前還有臉說自己有良心,真能往自己臉上貼金!”

真麵目曝光,黃廳長也知道自己被騙了。

劉長輝想利用黃廳長翻身,也不看看黃廳長是什麼身份,是他想見就能見的?

陶主任看在眼裡,再看手裡的合同,搖搖頭,丟進了垃圾桶裡。-